SARS-CoV-2和甲型流感病毒的稳定性因纸张类型而异
原创 发布时间:2023-01-17 浏览次数: 60 来源: 蔡伟程

核心提示:纸质材料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,家用、办公、快递等等,SARS-CoV-2疫情流行以来,通过接触快递包裹和其它作为中介的纸质材料具有传播SARS-CoV-2的风险。


  纸质材料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,家用、办公、快递等等,SARS-CoV-2疫情流行以来,通过接触快递包裹和其它作为中介的纸质材料具有传播SARS-CoV-2的风险。

  最近,已经报道了SARS-CoV-2在印刷纸表面上3小时内完全失活,但在钞票纸和纸板表面上甚至在24小时后也没有完全失活。尽管SARS-CoV-2在各种纸张表面上的稳定性可能显著不同,但SARS-CoV-2在具有不同表面结构的纸张上的稳定性仍有待研究。

  日本作者Ryohei Hirose对病毒在不同纸张类型上的存活时间进行了调查,我们评估了SARS-CoV-2和甲型流感病毒(IAV)与培养基混合后在具有各种涂层的明信片表面的稳定性,包括普通纸(PP)、喷墨纸(IP)和喷墨相纸(IPP)。

  结果:PP、IP和IPP的表面结构因涂层的存在或不存在以及涂层的类型而异,而与基材无关。由于表面形状的差异,IP和IPP表面比PP表面更不利于病毒存活。SARS-CoV-2在每张纸上的存活时间约为59.8小时(PP)、6.5小时(IP)和9.8小时(IPP),显著长于IAV的存活时间(分别为10.3、1.8和3.3小时)。

  结论:SARS-CoV-2通过明信片等纸张传播的风险显著高于IAV传播的风险。虽然PP、IP和IPP具有相同的基础材料,但它们的表面结构不同,会影响病毒的稳定性。IP和IPP表面不太适合病毒存活。


  图1 表面形状观察和完整的干燥时间分析。(A) 普通纸(PP)、喷墨纸(IP)和喷墨相纸(IPP)的外观。(B) 使用光学显微镜观察PP、IP和IPP的表面形状。(C) 使用光学显微镜和激光扫描显微镜观察PP、IP和IPP的三维表面形状。(D) 在每张纸(PP、IP和IPP)表面涂上2μL Dulbecco改良Eagle培养基完全干燥所需的时间。


  图2 (A,B)在PP、IP和IPP表面存活的IAV和SARS-CoV-2的滴度波动。(C,D)IAV和SARS-CoV-2在PP、IP和IPP表面上的稳定性。黑色虚线表示IAV和SARS-CoV-2的检测极限滴度。

  参考文献

  Hirose R, Miyazaki H, Bandou R, et al. Stability of SARS-CoV-2 and influenza virus varies across different paper types[J]. Journal of Infection and Chemotherapy, 2022, 28(2): 252-256.

网站声明

1、凡本网所有原始/编译文章及图片、图表的版权均属微生物安全与健康网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,请联系取得授权后转载。

2、凡本网未注明"信息来源:(微生物安全与健康网)"的信息,均来源于网络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仅供网友学习参考使用并不代表本网同具观点和对具真实性负责,著作权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載无意侵犯版权,如有侵权,请速来函告知,我们将尽快处理。

3、转载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www.mbiosh.com

※联系方式:020-87680942

在线留言
*公司名称:
*联系人:
*电话:
查询类别:
电邮地址:
地址:
问题:

直播视频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回到顶部

我要留言